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平台 > 心理咨询
中小学心理咨询的新方式
发布日期:2015-07-02浏览次数:字号:[ ]

在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工作领域中,虽然正在为实现学生基于自身力量或能力解决问题这一目标而努力,但在如今的咨询实践中,“病理化倾向”的医学治疗模式仍然占据着主导地位。被认为有潜在“心理问题”的学生往往在进行了一系列的心理诊断后,咨询者便对其开始实施咨询计划。

毫无疑问,许多学生已经从这种“病理化”导向的治疗方式中受益,但他们不得不被贴上诸如“精神疾病”、“行为能力缺失”、“学习能力缺失”等负性标签。对个体病理的强调意味着学生似乎出了问题,其结果往往是降低了学生的自我效能感,使得他们更加难以调整力量面对那些需要解决的困难。

因此,我们认为在中小学心理咨询工作中,尝试运用具有积极心理学倾向的焦点解决短期心理咨询(简称SFBT)代替病理化的咨询模式是有意义的。

一、焦点解决短期心理咨询

⒈焦点解决短期心理咨询的源起

焦点解决短期心理咨询是由Steve de ShazerInsoo Kim Berg及其同事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美国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短期家庭治疗中心发展而来的。就在这个时期,密尔沃基小组开始关注来访者何以更加期待事件发生变化,而不是对问题本身进行抱怨。这一发现已非常明确地表明:许多来访者正在通过自身的努力来解决问题。

⒉焦点解决短期心理咨询的主要任务

就如其名称所示:较之问题解决,焦点解决更加强调对问题解决方案的建构。在学校心理咨询领域,其治疗的核心任务在于帮助学生想像他(她)希望事件发生怎样的变化,有必要做些什么才可以达成目标。焦点解决短期心理咨询认为:学生愿意发生变化,并正在尽全力使变化得以发生,并且有能力使之发生。进而,我们认为解决方案(至少是其中的一部分)或许已经产生,因此需要寻找例外架构——即当问题不再出现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因此,焦点解决疗法往往把与学生的会谈看作是具有积极意义的会面。学生与咨询员一起建构目标,在此构架中变化将会呈现。SFBT是短期的,通常持续四至六次会谈,但也可以缩短到一至二次会谈。

二、焦点解决短期心理咨询的语言特征

鉴于语言在建构含义与具体解决方案过程中的重要性,学校咨询员必须关注自己应该鼓励学生谈论些什么,什么内容不要去谈论,将会谈目标直接指向学生希望事件如何发生变化,使变化发生需要什么条件,学生需要做些什么以保持变化得以持续等问题。有关问题本身的讨论对问题解决方案的建构是没有必要的,甚至是有害的。

谈论问题本身(比如,“这个问题持续的时间有多久”、“改变这个问题如何困难”等)往往会使学生感觉更加无助,认为即使改变是有可能的,也会更加困难;而讨论那些“希望事件有何不同、你需要做些什么使之发生”等内容却可以帮助学生坚信改变是可能的,并可增强他们的自我效能感,帮助他们将思想集中在需要做些什么才会使变化得以发生上来。

因此,在对学生进行咨询时,我们需要避免谈及诸如诊断、无能、病理化等语言。尽管出于好意,但这些谈论内容经常会迎合学生的观点,即认为他(她)是一个无能的人。因此,除非有理由确信诊断将有助于他们进行必要的医学治疗,否则我们需要将面谈着眼于学生所期望的方案,并且是他(她)能够做到的,使改变得以发生。

三、焦点解决短期心理咨询的主要操作步骤与技术

就操作层面而言,学校咨询员必须考虑的一点是:焦点解决短期心理咨询需要包括以下核心咨询要素:

1.正向开始

在咨询开始阶段,咨询员首先需要向来访学生说明咨询程序,与学生发展并建立起民主与合作的咨询关系;其次,对学生所呈现问题的有关情况加以了解,包括问题的层面或程度,比如“今天来,你想要谈的主题是什么?”。

再次,询问咨询前的改变,以了解学生已经尝试做过哪些努力及其效果。例如:“到目前为止,你已经做了哪些处理?你做的处理,效果如何?”“其他人曾建议你怎么做?或做什么?”“你试过的这些方法,哪一个对你比较有帮助?哪一个最有效?”……

学校咨询员还需要采取不知情的态度,以好奇的态度提出询问,例如:“我不是很清楚这件事情,你最在意的是什么?”

最后,咨询员需要澄清学生对问题改变的意愿、信心以及行动强度等。

2.设置目标

在焦点解决短期心理咨询过程中,学校咨询员的任务之一是帮助与引导学生澄清咨询目标。咨询员可以通过提问以澄清来访学生需要确立的咨询目标。

首先,目标是明确具体且可观察的。例如,“当事情开始好转的时候,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其次,目标是合理且可达到的。如,“当情况开始好转,你想我们可以最先看到的变化是什么?”“当问题有一些改善的时候,你想你可以做的第一个改变是什么?”

再次,目标是正向积极的。如,“你打算做什么来取代忧愁?”“如果我们的面谈对你是有效的,你会有什么改变?”

最后,目标对来访学生是重要的、有意义的。如:“目前,你最关切的是什么?在我们的会谈中,你最希望改变的是什么?”“面对目前的情况,你希望改变的最重要的事是什么?”“当会谈结束,你希望我们讨论出什么,会让你觉得我们的讨论是有效的?”……

3.应用“奇迹式询问”

在焦点解决咨询中,许多具体的咨询技术已经出现。最为著名的就是“奇迹式询问”,它可以应用在与学生最初的会谈之中。例如:假设一个奇迹发生了,他(她)的问题解决了:“我有一个奇特的问题想问你,也许带有某些想像成分。你准备好了吗?让我们假设,今天你结束了这里的会谈回到家里,做着你平时所做的事——做家庭作业、与朋友闲聊、吃晚饭、看电视诸如此类……然后,睡觉时间到了,你上床睡觉了,很快就睡着了……就在你睡着的时候奇迹发生了,这个奇迹就是,在这里困扰你的问题突然解决了。但是你不知道它已经发生了,因为你还处在睡眠状态,懂吗?于是,当你第二天早晨起来的时候,你最先注意到的那件小事情将会是什么?它会告诉你事情已经与以往不同了——奇迹在昨天晚上发生了吗?”

当有足够充分的提问出现时,奇迹式询问将有助于学生对所期望的问题解决方案产生一个清晰、具体、可具操作性的描述(即对所期望的解决方案的清楚呈现或建构)。临床经验表明:当问题已经加以解决时,学生经常会构建出一个崭新的有关事件将如何变化的图景,而这个图景是他们以前并不清晰或认为是不可能发生的。毫无疑问,较之直接提问(比如,“希望我如何对你提供帮助?”“你来到这里希望看到什么样的不同结果?”),学生对于奇迹式问题的反应会觉得更为现实与可行。

4.应用“等级式询问”

在焦点解决会谈中惯常使用的第二个技术就是“等级式询问”。咨询员可以要求学生在十点量表上对当天发生的事件给以等级自评,1代表最糟糕,10则代表奇迹发生后的情况。等级式询问主要用来帮助学生确定已经发生的变化,尤其是微小的变化。等级式询问在第一次咨询会谈中也可以使用。来访学生几乎总是表示现在比1这个等级的情况更好,常常处在34这个等级上。

这种现象表明了来访学生的情况已经出现好转,这时咨询员会要求他(她)解释事情是如何发生好转的:“发生了什么变化?”“是什么因素促使事件从1等级一直改善到3等级?”“你已经做了什么才使这种情况得以发生?”

因此,会谈效果时常可归因于学生已经做出的努力(至少是其中的一部分)。等级式询问也被用于鉴定两次会谈之间来访学生发生的细微变化(“与上次的等级3相比,当前状况等级为4”),并为以后的等级变化作出规划(“你需要做些什么才能使状况从等级4改善至等级5?”)。

5.寻找“例外架构”

寻找例外架构是焦点解决心理咨询法中最具特色的咨询技术之一,主要的任务是,引导学生探讨目前期待的目标过去是否曾经出现过,即探索在例外情境中发生了什么、是如何发生的,以及其中的解决方法。

如,“以前有没有遇到类似的困难,那个时候,你是如何处理的?你的作法和现在相比有什么不一样?”“过去的处理方法中,有没有什么可以用来解决现在的困境的?”“你想你需要做些什么,可以使你能再次成功地做到过去能做到的事?”等。

另一方面,咨询员也可以探讨学生所抱怨的问题过去曾经不是那么严重时的情形。例外架构主要是利用来访学生原有的成功经验与资源,将来访学生看成是问题解决的专家,以此来探寻与建构问题解决的方案。

6.咨询休息

SFBT在会谈结束前一般还包括一次“咨询休息”。在与学生进行了三十至四十分钟的会谈后,咨询员会借故离开,与单向玻璃后面的治疗小组成员进行磋商。他们将会在一起就会谈中出现的情况进行回顾协商,并为来访学生提供建议。在目前的大多数情况下,虽然暂时还不可能获得这样的治疗小组,但是SFBT咨询者无论如何得休息片刻,就会谈中的情况与来访学生进行“磋商”,并提供建议。

7.建议(包括赞赏与布置任务)

建议从称赞开始,从肯定学生自身具有的且已经在加以运用的力量与资源开始。然后根据咨询情况布置家庭作业(此为学生保持变化的发生而设计)。如果会谈产生了一个清晰的、为学生所期望的解决方案,并且变化已经发生了,学生也明了如何去做才会使之发生,那么咨询员布置的任务形式就是“继续做那些起作用的任务”;如果变化还未发生,但来访学生对奇迹图景非常清晰,咨询员则要求学生“假设奇迹已经发生了,请关注与以往相比有哪些不同”;如果学生还不明确如何做才能使奇迹发生,咨询员则要求学生“关注问题好转的那段时光,并要明白那段时光与众不同在什么地方”。

在以后的多次会谈中,当来访学生所期望的变化发生、问题不再有反复的时候,咨询员则会要求学生“关注自己克服诱惑的那段时光,下次我们一起就此加以探讨”。这种建议为咨询员提供了一个机会,使他有机会支持学生为了改善现状而做出的努力,并与学生一起合作。这也有助于咨询的快速进行,因为咨询员通常可以将两次会谈中所涉及的许多问题在咨询休息阶段加以处理,并综合成建议,而不必再等待下一次会谈。

虽然焦点解决短期心理咨询只经历了不到二十年的发展,但它已经被广泛应用到儿童与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的咨询领域中了。在国外,SFBT在学生行为问题领域的应用是最为普遍的,但它偶尔也会涉及焦虑、抑郁以及虐待等问题的咨询。除了对来访学生存在的问题进行直接干预外,SFBT对教师以及其他学校职员而言似乎也是一种有效的咨询方法。当然,SFBT也已经被有效运用于团体心理咨询领域了。

除了需要更多的研究成果外,为了处理学生中存在的心理健康问题,学校咨询员们仍然需要做许多的工作以发展SFBT并加以精致化,为SFBT咨询提供一个更为坚固的实践经验基础。

分享到: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