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平台 > 青少年与法
“中国最好养父母”之悲,“富养”的养女成了狼[转]
发布日期:2017-03-23信息来源:青少年与法浏览次数:字号:[ ]

      2015年10月5日凌晨一点多,湖南省株洲市芦淞区陈家塘路上一户居民家中发生一起惨案,养女刘雯将养父母以及年仅十岁的弟弟砍伤,后点燃酒精纵火烧屋,造成养母因伤重去世,养父失明,弟弟头部、脸部多达17处刀伤。之后,刘雯决然地跳江自尽。究竟有多大的仇恨让刘雯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态,要跟养父母一家同归于尽?然而反馈来的消息却是,养父母对刘雯不仅疼爱有加,甚至到了溺爱的地步,一直予取予求,要什么给什么,将她当成公主养。如果一切都是这么幸福,刘雯为何要举刀砍向自己的亲人?

 

多年未育,抱来的孩子宠成了“公主”

  

     刘大奇,湖南湘潭县人,妻子乔玉翠和他同岁。婚后不久,刘大奇开了一家钢丝加工厂,妻子也在一家单位当上了会计。让人遗憾的是,婚后五六年,乔玉翠一直未孕。1990年8月,乔玉翠经亲戚介绍,抱养了一个七个月大的女孩,取名刘雯。

      年近三十,好不容易有个孩子,乔玉翠夫妇将刘雯视若己出。刘雯刚来那会,头上长了很多疮,脓水沾到头发上,一碰就哭。乔玉翠带着孩子四处求医,用中药熬煮的汤水给孩子擦洗。擦完药水,怕孩子用手抓,乔玉翠便抱着孩子睡,一坐就是一夜。费了大半年时间才把孩子的病治好。为了孩子的成长不被打搅,他们从未跟刘雯说起过她的身世,即使是与王家最亲密的亲戚朋友,知道内情的人也不多。

      渐渐地,刘雯大了,村里也有了一些关于她身世的传言。刘雯十二岁那年,刘大奇关闭了自己的钢丝加工厂,带着妻女来到湖南株洲市打拼。夫妇俩用之前的积蓄开了一家公话亭。来到株洲后,刘大奇托人找关系把刘雯送进了株洲市七中。闲暇时间,他们会带着孩子出去旅游。独自享受着父母“圈养”的爱,刘雯渐渐养成了公主般的性子,善良但却执拗,单纯却很骄纵。

      2005年正月初十,刘雯十五岁的生日。和往年一样,全家人齐聚一堂为刘雯庆生。生日过后,乔玉翠把刘雯拉到一边,跟她说:“妈妈肚子里有了个宝宝。”原来,两个月前,43岁的乔玉翠发现自己怀孕了,肚子里的孩子要还是不要?她希望听听女儿的意见。刘雯知道后,高兴地抱住了妈妈,坚持要留下这个弟弟妹妹。当年,她生下了儿子刘铭,儿子的名字也是刘雯取的。

       有儿有女,乔玉翠夫妇俩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虽然有了亲生儿子,但他们对刘雯的爱丝毫不比以前少,甚至比以前更多。不管有什么好吃的、好穿的,都由着刘雯用,在他们看来,只有这样,给孩子最多最多的爱,才能对得起她叫自己一声“爸妈”,才不会让孩子感觉自己被“区别对待”。可他们不知道,他们给孩子这种密不透风的爱,却变成了一种慢性毒药,一点点腐蚀着刘雯的心。

 

越是内疚越是给予,密不透风的爱让人窒息

 

       初中毕业后,刘雯直接上了湖南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护理专业。乔玉翠和丈夫决定在原先的公话亭边上隔出一小块地方兼带着卖些蔬菜,贴补家用。这样一来,他们每天早上很早就要起来,而晚上很晚才能回家,对两个孩子的照顾自然疏忽了些。突然被父母“冷落”,刘雯有些不知所措。

      2008年3月的一天,刘雯重感冒生病在家休息,弟弟刘铭在一边闹腾,她便让母亲把弟弟抱走,哪知乔玉翠做饭没有听见。刘雯气哭了,冲母亲喊道:“你们天天就知道挣钱,都不关心我,我身体不舒服,也不多问问,弟弟吵我也不管。”带着这种心态,刘雯变得敏感多疑,有时父母一句无心的话,她都会想半天,会失落,会暗自伤心。

       2008年冬至,全家人回乡祭祖。见刘雯长成了大姑娘,邻居无意中说了一句:“当年抱来时才几个月大,现在一转眼都这么高了。”刘雯回去就质问爸妈,自己到底是不是他们亲生的?女儿一直不依不饶,刘大奇想瞒也瞒不住,便告诉了她的身世。原来,刘雯的亲生父母是乔玉翠的一个远方表姐,刘雯上面还有两个姐姐,当年,刘雯的亲生父亲因家庭琐事喝了农药自杀,留下三个孩子,母亲无力抚养,便把最小的刘雯抱养给了乔玉翠。刘雯两岁左右,亲生母亲也因病去世,大姐过继到了大姨家,二姐过继到了舅舅家。

      刘雯哭着瘫坐地上,久久没有说话。刘大奇一再劝她:“孩子,你一点点大就到了我们身边,这些年我跟你妈待你咋样,你心里清楚,对我们来说,除了没有十月怀胎,你和我们亲生的无异。”见父母都哭了,刘雯最终被打动,她告诉养父母,自己会忘记过去重新开始。

       2009年7月,刘雯从学校毕业。刘大奇不忍心让女儿离自己太远,便想方设法托人把她安排进了湖南湘潭县花石镇人民医院当护士。一开始,刘雯工作也算努力,但在家当惯了公主,长时间做着伺候人的活,时间久了刘雯干不下去了。不顾父母反对,她决然地辞了职。每天在家,刘雯都是睡到大中午才起来,起来后也不出门转转,整天窝在家里。这样下去,人会憋坏的,乔玉翠便老催着她多出去走走,哪怕是去见见同学也好。唠叨多了,刘雯不耐烦了:“你天天让我出门,是不是嫌我烦了?”见女儿生气了,乔玉翠不敢再多说一句:“我也是为你好,既然你愿意在家就待在家吧。”

       2010年5月,刘大奇又找人把女儿送进了湖南湘潭市雨湖区的一家大医院,条件和福利都比以前好很多。刘雯也算满意,着实安稳了一段时间。同事问她父母从事什么职业时,她慌称父母是做汽配生意的,还经常在网上晒一些旅游时的照片。这些都让同事坚信,她是被父母宠爱的“公主”。可在现实生活中,刘雯却和父母无话可说,一家人住在拥挤的屋子里。现实和理想的差距,让刘雯的心产生质的裂变,她想不通自己的生活怎么会变成这样?她没有答案,也没人给她答案。

      哪知,父母为刘雯找的这份工作,仅仅维持了两年。此后,刘雯几乎每隔一年都要换份工作,每一份工作她都不喜欢,父母说两句她就觉得烦。久而久之,乔玉翠夫妇怕女儿负担重,也不再多说。爸妈不叨叨了,刘雯又觉得他们是放弃了自己。就这样,在这种恶性循环下,刘雯和父母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虚构“寻亲迷局”,是谁摧毁了昔日的幸福?

 

      2013年年初,刘雯意外地告诉父母,她在网上谈了个男朋友。双方亲戚见面后,两家人都很满意,并有意结成亲家。乔玉翠一再劝女儿要好好珍惜。哪知,好景不长,刘雯和男友分手了。一问原因,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乔玉翠忍不住斥责了她两句。刘雯听后头都大了,冲母亲喊道:“你是不是盼着我早点嫁出去,给弟弟腾地方?”刘雯的话像刀子割在了乔玉翠的心上,她气得站起来说:“你爱怎么想随你,就算我们把心给你吃了,你也觉得苦。”

      2014年年底,刘雯突然接到了大姐打来的电话,说她和姐夫吵架了,想让她过去给自己撑腰。大姐伤心之余,搂着自己的孩子说:“妈妈在这世上,只有你这一个亲人了。”明明自己就在大姐面前,为什么她却说只有孩子一个亲人,难道自己的亲生父母另有其人?回到家后,她便变着法子地询问养父母关于亲生父母的一些细节,时间久了,很多事情都记不清楚。刘家人遮遮掩掩的态度,更加让刘雯确信自己的亲生父母另有其人。

       2015年春节刚过,趁着全家人都在,刘雯直接了当地就询问父母,自己的亲生父母在哪?她是不是被拐来的?不管刘家人怎么解释,刘雯就是不信,她辞了工作全心全意在家寻找亲生父母。乔玉翠没有办法,只好时不时给女儿一些钱,让她想干啥就干啥,她想等女儿转过了这个弯,一切都会好的。谁也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一场更大的灾难。

2015年10月1日,刘大奇回老家喝喜酒。刚一落座,村邻告诉他:“你女儿到咱们河口镇派出所报案了,说当初是被你们拐骗来的。”女儿在家闹闹也就算了,还跑到外面来乱说,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喜酒也没喝,刘大奇带着一肚子气回到家,质问女儿:“你怎么就不能安静几天呢,我们养你没关系,但是你不能让我们无缘无故受气。”“你是不是后悔当初把我养大了?”刘大奇看着女儿没说话。父亲无言的沉默比一个明确的答案还要来得残忍。2015年10月3日,刘雯拨通了湖南都市频道《寻情记》栏目的热线电话,让他们帮助自己寻找亲生父母。

      三天后,趁着母亲做饭的空间,刘雯又逼问母亲当初“拐骗”来的细节。乔玉翠不想解释下去了,哭着跑出了家门。也许是事业的打击,爱情的不顺,让刘雯觉得人生无望,又或是曾经满满的爱到被挥霍殆尽,让她觉得伤心。但在母亲走后,刘雯决定跟养父母同归于尽。

      当晚十点多,等乔玉翠和丈夫从店里回来后,看见桌子上泡好了两杯茶。这是两位老人的习惯,睡觉前都会喝上一杯茶。茶应该是女儿泡的,刘大奇当时还感到很欣慰,觉得经历了白天的事,女儿或许想通了。当晚,刘铭和父母睡在一个房间的两张床上,刘雯单独睡在自己房间。

      2015年10月6日凌晨一点多,刘铭被一阵疼痛惊醒,迷迷糊糊中他一摸脸上全是血,而姐姐刘雯正拿着刀往父母身上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见姐姐拿着一个雪碧瓶子,往父母床上倒着什么,之后点燃了打火机,家里顿时着了火。后来被证实,雪碧瓶子里是酒精,而警方在刘雯房间里发现了一小包安眠药粉末,他们猜测刘雯是在茶水里下了药,刘大奇夫妇才会睡得那么死。刘铭微弱的呼救声震醒了刘大奇,他下意识地以为是电路走火,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受了多处刀伤,等他把儿子抱出去后,再回来抱妻子时,家里已经全部烧了起来。

      等刘铭跑出去呼救,消防人员赶来,刘大奇和妻子乔玉翠已经没了意识。在株洲市人民医院,医生帮刘铭清洗伤口后心痛地发现,他脸上和头部刀伤多达17处,或许是黑暗中嫌疑人摸不清具体位置,才没有刀刀致命,而刘大奇夫妇因为烧伤,已经辨别不出到底被砍了多少刀,其中,刘大奇全身30%深二度烧伤,右眼失明;乔玉翠全身60%大面积烧伤,生命危在旦夕。就在养父母和弟弟在医院抢救时,刘雯却没了踪影。

2015年10月6日下午,刘雯的尸体在湘江边被发现,湖南省株洲市芦淞区刑侦大队初步认定其为自杀。10月7日早上,乔玉翠也因伤势过重,离开了人世。

“虽曰爱之,其实害之。”很多时候作为父母都想着把爱全部给孩子,但凡事过犹不及,给多了不是好事,反而会成为“毒药”。如果不能伴我到老,请不要给我那么多!这句话值得天下父母警醒。

分享到: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